第三百二十五章 没花多少钱!

时间:2019-09-04 13:55:09
    靳所长的絮絮叨叨,让车里面这一帮子人,感觉到心情非常的沉重。
  
      因为从来就没有想,过自己的这个当所长的亲人,心里面的压力竟然这么大。
  
      可自己这帮人,却因为曾经孩子的被拐,对这个当所长的亲人,还产生过埋怨。
  
      就从来就没有想过,这个当所长的亲人,他也有无奈的时候!他也有心酸的时候!他也有有气不能撒的时候!
  
      就因为身上曾经穿过的那一身,代表着国家脸面的服装,只好把这一些,全部都藏在了自己的心里面。
  
      靳所长的这些话一说出来,让车里面的这一帮子人,对于杨萌的感观又发生了改变。
  
      以前只知道这个臭小子,有点特殊的本事,现在看来完全就不是那么一回事。
  
      像拥有这种手段的人,根本就是非常人了!高德全是最得意的,当时就是自己,非得要死皮赖脸的认这个干孙子。
  
      可是自从认了这个干孙子,以后自己一家子人的身体面貌,从各个方面都已经发生了改变。
  
      吃的就不说了!
  
      就说这个身体的变化,就让这一家子人充满了惊喜。老两口现在的头发,都在慢慢的转青。
  
      身体上面的各种病痛,现在也是不翼而飞。这一些改变,都是从自己死皮赖脸的,认了这个干孙子以后产生的变化。
  
      现在竟然听到自己的妻弟,说出来更加骇人听闻的这些事情。
  
      这就让高德权感觉到,这是自己的眼光独到。从这茫茫的人海当中,就被自己挑了这么一个奇人异士,当作了自己的干孙子。
  
      按照古时候的那些修道人士的说法,这就是自己这一家子人,跟这个臭小子有这个缘份。
  
      “舅舅!你为什么对萌萌,会有这么一种恐惧感哦?难道你还怕他对你使用这种手段?
  
      我看萌萌,对我们这一家子人都挺好的呀!什么吃的用的,生怕咱们家里面少了这少了那的!
  
      而且萌萌自己开了那么大一个公司,有的是自己的钱花,他也不会去做恶,你怕他怕成这个样干什么呀?”
  
      谌霑辉有点搞不懂自己的这个舅舅了?
  
      萌萌这个孩子,又没有对你产生危害,竟然从你的嘴里面,听到了对他产生了一种恐惧。
  
      这亲人之间产生了恐惧,那就不是一个好的开始。
  
      “霑辉!舅舅也说不出这个原因呢?可能是舅舅从事的这个职业,迫使舅舅对所有的这些事情。
  
      都想有一种掌控得了的,因为像萌萌这种情况,就完全不在舅舅的掌控之下。
  
      因为舅舅掌握不了他们这种人的一举一动,因为只要跟他们产生联系的人或者事,一旦出现什么意外?那就只能拿人命去填的!”
  
      车里面的这帮人,突然之间都陷入了沉默。
  
      靳所长所考虑的事情,也不是没有道理。但是这个道理,好像是一种歪理。
  
      而且是自己的这个亲人,有点强词夺理。有种欲加其罪,何患无词的感觉!
  
      为什么,就非得要去掌控这些人哦?
  
      哦!那些犯罪份子,你们就能全部掌握得了?那些死了的人,你不是说他们,都是一些穷凶极恶的人吗?
  
      他们死了,难道不应该吗?
  
      你这个想掌握萌萌他们这种人的心思,你到底是希望这些犯罪分子不死呢?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哦?
  
      “弟啊!你这个想法有问题!也很危险!这大千世界,像萌萌这种奇人肯定还有不少。
  
      像你这种想掌控他们这种人的,肯定也不少。
  
      姐姐可是听说过!
  
      这种沾上人命的事情,都是有个因果报应的。
  
      而像他们这种奇人异士,这会更加注意这些事情。
  
      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看到过几次,都是因为这些奇人异士惹事生非,从而发生大规模全体事件的?
  
      是不是都是那些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,自己非得要作死的人,去招惹了这些奇人异士以后,才产生的结果?
  
      哪怕就是咱们市里死了那么多人。
  
      是不是都是那些犯罪份子惹火了萌萌以后,才会产生的这些结果?
  
      那些杀千刀的玩意儿,要是不把靖芸给伤着了,萌萌对你这个辖区里面的那些犯罪分子,有过什么异常的举动吗?
  
      没有吧?
  
      所以啊!从这一方面就可以看出来,他们这种人,讲究的就是一个因果报应,从来都不会去惹事生非。
  
      他们这种人心里面,有一个底线在那个地方呢!
  
      而且萌萌对这些人处理的手段,根本就无可挑剔。
  
      而且那些死的人,根本就跟萌萌毫无关系。
  
      要不是萌萌把你当亲人看待,他会对你说起这些事情?
  
      他悄悄的把这些人处理了以后,你能知道?
  
      我不知道萌萌使得是什么手段,也不想去知道他使得是什么手段?
  
      我只能知道,被萌萌使了这次手段以后,咱们市里面现在是不是安定多了?
  
      出了这么大的好事,你们捡了那么大的功劳,竟然还想去掌握这个源头。
  
      还真有你们的!
  
      我估计萌萌是警告过你,要不你不会从心里面,对他产生这么大的恐惧。
  
      姐姐今天在这里跟你说一件事,萌萌是老高认的干孙子,也是我的干孙子。
  
      我不管你对其他的人怎么样?
  
      但是对萌萌,你得给我小心一点。
  
      如果你不能把他当一个亲人对待,那你就管好你自己的嘴,管好你自己的手,别去招惹他。
  
      别到时候,你要是出了一个什么样的意外,姐姐可是不会有一点心疼的。
  
      我也不怕对你说我自己心里面的想法,我对我们家老高的这双眼睛,还是比较佩服的。
  
      找到了萌萌这么一个干孙子,从此以后我们家里面,人人都可以长命百岁。
  
      这是我自己心里面的这个感觉。就冲今天孩子送给老高的那一个盒子,就能够看得出来!
  
      人家就说出来了您还能给,那个老爷子庆祝百岁的寿辰的这个话。
  
      他就有这份本事,保证这些亲人们的寿命。
  
      人活在世上,谁都怕死!
  
      姐姐也怕!
  
      能多活几年,看看子孙后代们的成长,姐姐肯定是不愿意早死的。
  
      而且以前姐姐身体里面的那些毛病,你们也不是不知道。那是从小就落下来的。
  
      但是自从遇到了萌萌以后,我跟老高身体里面的那些小毛病,现在已经不翼而飞。
  
      而且你们现在的身体,也应该有那个感觉,应该是在慢慢的好转。
  
      只要跟这个臭小子沾亲带故,那就有享不尽的红利。
  
      你可得给我,把那个脑袋给摆正一点。你对其他人我不予置评,但是对他!别起什么小心思!”
  
      靳所长被自己的姐姐,喷得有点狗血临头的架势。但是自己姐姐所说的这些话,还真句句在理。
  
      自己的身体,这一阵子也好像在那里好转,以前的一些小毛病,现在也几乎见不着踪影了!
  
      而且这些改变,也是近一段时间的事儿。所以这些事情,也只能归功于萌萌这个臭小子的身上。
  
      虽然自己的姐姐,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警告自己,可是靳所长心里面的这份纠结还是有。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“老板!刚才你干嗲嗲他们,碰见了那些跪着的人!其中那个靳所长,说出了对你有种恐惧的感觉!”
  
      “不用去管他们!这种情况避免不了的!只不过是迟早的事!”
  
      杨萌想都没想,就对拓亚说了这么一句。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有好的解决方法,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只能随他去。
  
      “那外面跪着的那些人怎么办?这要是等到天亮了!被其他人看见,肯定会造成恐慌的!”
  
      拓亚的询问,让杨萌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怎么办?放过这些人,心里有点不甘,不放过这些人,自己又没有更好的理由,说服自己把这些人处理掉!
  
      “给他们都打上标记监控好,只要这些人将来实施犯罪,就让他们全身瘫痪吧!
  
      今天就给他们解开屏蔽,看看他们怎么选择?”
  
      “好的!老板!”
  
      拓亚答应了一声以后,就陷入了沉寂。杨萌也没有再去注意这些事情。
  
      眼前自己的老婆要紧!
  
      可不会为了这些无关的人,影响自己跟老婆的互动。
  
  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杨萌就被自己院子里面的,几只狗崽子的那叫唤声给吵醒了!
  
      没有起床的杨萌,通过拓亚的扫描,发现是自己的老娘竟然起床了。
  
      这就没有了办法!
  
      自己的老娘起来这么早,肯定是担心她那家里面的事情,所以有点睡不着觉。
  
      杨萌看到这种情况,这也没办法赖床了!
  
      家里面还有这么多亲人在这呢!自己也得早点起来,给这些亲人们准备早餐啥的!
  
      轻轻地起床,穿好衣服以后,走出了房间。
  
      老太太正在院子里面转悠,这里看看那里看看,好像昨天还没有看够似的。
  
      不过话又说回来,昨天可能也真没有什么东西好看,整栋小别墅周围都忙成了一锅粥,就是想看也看不太全面。
  
      大虎子可能听见了杨萌的脚步声,杨萌踏出房门的一瞬间,这个小东西就跑到了杨萌的脚跟前,那个小尾巴都差点晃断。
  
      当杨萌看见大虎子的那一张笑脸,现在都还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。他娘的,这都是要成精的先兆啊!你说这一张狗脸,它怎么就笑得这么惟妙惟肖呢?
  
      “妈!你起来这么早干嘛?认床啊?”
  
      杨萌边扣着自己的衣服,一边冲邝薇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床倒是不认!就是看到你现在的日子,过的这么红红火火,心里面感到高兴。
  
      昨天妈妈看到那么多人,也没有仔细打量你这个小院子。
  
      加上年纪又大了睡觉就少,就想起来好好看看。
  
      你这栋小别墅,花了多少钱建起来的?
  
      我从那个家里面到你这里,这一路上就看到你这一栋小别墅最别致。听说还是你自己设计出来的?”
  
      邝薇在杨萌出来之前,看到这屋前屋后,心里感慨万千!
  
      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的这个大儿子,发起家来竟然这么迅速。
  
      从自己上次到他那个家里面,这才过去了多少时间呐?
  
      现在竟然住上了小别墅!
  
      而且昨天晚上听到刘建跟刘华说道,他们两兄妹也被自己的这个大儿子,给安排的妥妥当当了。
  
      他们那两兄妹,想在市里面买房子,自己的大儿子竟然一出手,每人就是一百多万。
  
      给他们先把房子买在了那个地方,而且还做出了一系列的安排。
  
      “没花多少钱!前前后后加起来不到五十万吧!设计,确实是你家大儿子亲自动的手!”
  
      杨萌并没有藏着掖着,自己的老娘问了,那自己就如实回答。
  
      跟他们那两兄妹比起来,大儿子的这栋房子,还真是叫做没有花多少钱。
  
      给两个小的,每人花了一百多万,而给自己花的钱,却不到他们两兄妹的一小半!
  
      虽然这笔钱,将来需要这两个小的用工作来偿还!
  
      但是这个做大哥的,对弟弟妹妹还真就没有什么话可说了。
  
  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