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4章 我不是亲生的

时间:2019-09-04 13:55:12
“你说这话我倒是觉得有些奇怪,虽然现在重男轻女的现象已经好转了很多,但是现在对于男孩子应该也不会这么轻视吧,你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?难道你在苏家过得不好,还是他们太宠你妹妹不宠你?”
  
  苏泽宇看了洛云舒一眼,笑了一笑,他还是把问题想的太简单了,如果他是亲生的话,这种情况根本就不会出现。
  
  “是你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,之所以会变成这样,不过就是因为我不是苏家亲生的而已,如果我要是亲生的,你觉得我还能是这种遭遇吗?”
  
  苏泽宇现在已经非常的确定,苏家的公司不会让他继承,就算苏泽妍是一个女孩儿也会让他继承公司。
  
  甚至是就算苏泽妍音无心经营公司也没有这方面的能力,他还是要他们还是要把工资交给苏泽妍,他也没有办法。
  
  洛云舒还在想着是不是有其他的原因,当听到苏泽宇说出这样的原因的时候,瞬间就愣了一愣,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。
  
  “你竟然不是苏家亲生的孩子,我真的是没有想到。”
  
  洛云舒突然回想起来,她到苏家吃饭做客的那一次,她确实现在想想确实发现了有一些不一样。
  
  洛云舒在家里面就发现了,苏泽宇在家里并不受重视,苏泽妍远远比他受宠的很。
  
  因为苏泽宇在家里基本上不就不说话,而且就算苏泽宇说话的话也被苏泽妍狠狠的打断,而且没有没有人觉得不妥发,觉得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。
  
  这就充分说明苏泽宇平时在家被这样要吼惯了,所以别人也就习惯了,如果家庭地位很高的话,是不可能经常被这样吼的,所以她就断定,苏泽宇肯定在家里地位不高。
  
  不过洛云舒倒是真的觉得不可思议,这苏家好像事情还是挺多的,这苏泽宇不是亲生的,却还让他管理着公司,让自己的女儿吃喝玩乐,如果真的有一天这个工作需要继承的话,难道就这样把工作交易一个无所事事,没有任何能力的人吗?
  
  洛云舒想到这里就摇了摇头,这苏家的人还真的是任性。
  
  无论苏泽宇是不是苏家的人,但是他有这方面的能力,而且很明显的能够看出来他真的是苏家的人,想要为苏家着想,这样一个人才竟然还不想要,真的是傻帽了。
  
  “我觉得苏家人不重视你,倒是一个非常大的损失。你的能力我觉得应该也是不差吧,你一直帮着苏家管理着公司,如果不是你的话,苏家肯定早就病入膏肓了,但是他们好像看不到你的闪光点,只想着你和他们没有血缘关系,这确实让人觉得挺悲哀的。”
  
  把他听到洛云舒角的话走了总结这他也没有办法,毕竟公司的主权不是在他手里面。
  
  “算了,这些事情我已经不想再追究了,以后走一步看一步吧,我现在倒也觉得为自己不平,但是总觉得缺少一点什么去反抗。”
  
  苏泽宇拿出了当初他孤儿院的照片给洛云舒看,洛云舒看了看之后这家孤儿院他确实是见过,不过现在已经改变成一个幼儿园了,当初确实是一个孤儿院。
  
  “你现在如果很迷茫的话,这样可不好,这种事情越拖时间长你越没有主意,所以最好你现在最想的主意到的下一步应该怎么做,如果你继续这样软绵绵的不去反抗的话,苏家的人只会越来越把你当做奴隶,我觉得你自己应该能够感觉到吧。”
  
  苏泽宇叹了一口气,他当然知道这其中的厉害了,但是他就是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做,他觉得苏家把他养了,这么大给他的生活也不错,他不想伤害苏家。
  
  但是他也不想继续维持这样的现状,所以他今天来找洛云舒也确实是想跟他讨论这件事情,看看洛云舒能不能给他拿一下主意。
  
  洛云舒听到苏泽宇竟然是这种动机的时候,愣了一愣,这个人和他不过见过几次面的,他就这么信任他,把这么大的秘密就告诉了自己也不怕他坏了他的好事。
  
  洛云舒开玩笑的说出来,这样的话之后,苏泽宇倒是笑了一笑,这种事情没什么好做文章的,而且苏泽宇也相信洛云舒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。
  
  “好啊,既然你相信我的人品的话,那我就给你一个主意,我觉得你应该从现在开始就应该学会反抗,以慢慢的改变自己,这样的话才会让自己渐渐的掌握主动权,如果你不想伤害苏家的话,那我就全身而退,不要再在苏家。”
  
  苏泽宇叹了一口气,他又何尝没有想过要全身而退,但是如果他真的就这么退了,出家对他几十年的养育之恩,实在是有些可惜了,这肯定会被别人抓住把柄的。
  
  洛云舒听到她的顾虑,叹了一口气,她就是顾虑的太多了,所以才会犹犹豫豫,到现在还没有做成自己的事情。
  
  “我觉得这就是你的问题了,你难道不会自己想办法吗?为什么你就非要被动的,保持这样的状态,我觉得你应该在不知不觉中逼他们,对你表现出一种非常明显的排斥,然后你找到证据,这样的话,就说明你并不是想要离开苏家,而是苏家的人想要逼你离开,这样不就好了吗?而且这样的话,就不会有负罪感。”
  
  洛云舒倒是觉得他这个主意倒没有非常的无耻,因为苏家的人本来就没有把他当成自己人,做成只不过是把它当成做牛做马,不需要任何钱的免费工具罢了,如果他这么做的话,也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,也没有什么错。
  
  苏泽宇看了看你就觉得他说的好像还是挺有道理的,确实之前一直是他顾虑太多,他为别人着想所以才会造成这样的局面,现在她现在如果她真的想要改变这种现状,必须要从根拔起。
  
  “好的,我现在想说的都已经跟你想清楚了,主意也给你了,这就看你自己要不要去实施了?”洛云舒耸了耸肩,然后看着苏泽宇。
  
  苏泽宇看着洛云舒笑了笑道了一声歉,然后就觉得今天这一次见面还是挺有收获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