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九十一章 总算是来了

时间:2019-09-04 13:55:32
第八百九十一章总算是来了
  
  秦升向来认为,大多巧合都是有意为之,今晚如此的不太平,那肯定事出反常必有妖,所以他就在这里安安静静等着,看看这些幕后黑手们还有什么阴招等着他,不然就算是他回到了住的地方,怕是也不会安全。
  
  喝了一杯鸡尾酒,又喝了几瓶啤酒,秦升的心情总算有所放松了,他闲来无事看向清儿问道“清儿,想不想听我唱歌?”
  
  清儿听到这话,几乎是眼睛发亮的点头道“想”
  
  不知道为什么,清儿对秦升就是莫名的信任,也没问你还会唱歌啊,也没问你会唱什么歌,下意识的反应就是想听秦升唱歌,因为她还从来没听秦升唱过歌。
  
  等到驻唱歌手这首歌唱完以后,秦升就缓缓走到了他的面前低声说了几句,驻唱歌手很是诧异的将吉他交给秦升,欣然答应秦升的请求,他也想听听这个男人唱歌的水平,应该很了不起吧,不然能追到那么漂亮的美女,这种美女是他只能仰望的存在,这辈子注定和她无缘,此生能够遇见已经是荣幸之至了。
  
  秦升已经很久没有唱歌了,就连KTV这种地方都很少去了,以前他可是一位文艺青年啊,一把吉他一口烟嗓,不知道吸引了多少高中大学女同学,可是那时候的秦升独爱苏沁,所以才让那些学姐学妹们抱憾终身。
  
  当秦升抱着吉他准备唱歌的时候,酒吧的老板这时候鼓足勇气走了过来,也不知道是因何缘由,有些担心的说道“兄弟,我劝你一句还是赶紧离开吧,你们刚才得罪那位不是普通角色,在我们这里背景很大的,再不走一会就有麻烦了”
  
  秦升也不知道这中年老板是为了他着想还是担心他这酒吧的安危,看起来这老板不是当地人,应该是外地来这里做生意的,毕竟这种古城开酒吧的大多都是外地人,生活本就很不容易,任何人也不愿意惹事或者得罪谁,老板就算是抱着这个目的,秦升也都能理解。
  
  他半开玩笑道“老板这是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?不用担心,今晚这里所有的损失都由我承担,到时候老板只需要报一个数就行了”
  
  秦升如此大方,却让老板有些不好意思,他虽然也有这个想法,可更多的还是不希望眼前这些人遭殃,只得说道“我虽然也担心酒吧,可更多的还是担心你们,那些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听我句劝吧”
  
  “老板,我唱民谣贼好听,你赏耳听几句,看我能在你们这里当驻唱么?”秦升笑呵呵说道,这话什么意思?显然已经把老板彻底回绝了。
  
  老板当然明白秦升的意思,长叹口气转身离开,他该说的已经都说了,只是他们不听话而已,到时候最多也就是帮忙报警了。
  
  秦升拿起那位驻唱歌手的吉他试了试音,似乎有些不准就又调了调,吉他是看起来很廉价的普通吉他,当然和那些动辄数万的吉他不能相比,可对于一个歌手来说,这些乐器其实都是辅助而已,真正打动人心的往往是歌声。
  
  清儿满脸期待,乌哥巴赫等人也挺好奇,他们也没见过秦升唱歌,没想到这个看似飞扬跋扈实则沉稳老练的大少爷还会弹吉他唱歌啊,倒是常八极早已习惯了,秦升本就有喝多优点,只是从来没去发挥而已。
  
  调音完毕,秦升又试了试话筒,一切都觉得可以了,这才用他那低沉的烟嗓喊道“一
  
  首《春夏秋冬的你》,送给今晚最漂亮的你”
  
  说这句话的时候,秦升自然是看向清儿的,清儿有些不好意思,可是内心确实非常的高兴,其他人也都知道秦升的意思,今晚这里除了清儿这位大美女,谁敢说自己漂亮呢?
  
  “那年春天我迷失在梦里
  
  那年夏天像她一样恬静
  
  那年秋天的风映入慌乱的耳际
  
  那年冬天身边缺了你
  
  如果春天梦里面没有你
  
  如果夏天街角遇不见你
  
  就算秋天的风带你回不到这里
  
  我的心就像冰冷的冬季
  
  春夏秋冬失去了你
  
  我怎么过一年四季
  
  漫无目的地胡言乱语
  
  让我独白出谁的回忆
  
  春夏秋冬放开了你
  
  你让我怎么平静
  
  你的话就像秋风无……”
  
  当第一遍唱完的时候,秦升就已经征服了所有人,他对自己在民谣方面的造诣还算有信心,这首歌换成他的烟嗓,那更加的有故事了。
  
  清儿已经有些崇拜秦升了,没想到秦升如此的优秀,这让本就对音乐特别喜欢的清儿更加的欣赏秦升了,其他的反应更不用说了,秦家几位保镖都目瞪口呆了,只是大家都没有打扰秦升的兴致。
  
  秦升弹唱的时候,似乎进入了自己的世界,不管外面车水马龙还是荒凉孤寂,他都只是安安静静的唱歌。
  
  “看着大雁一起回归远方
  
  心中想着伴随你的姑娘
  
  看着落叶飘落回到家乡的彷徨
  
  保持着习惯的想象……”
  
  当最后一句歌词唱完,秦升轻抚琴弦,安安静静的放下了吉他,不紧不慢的回到座位,大家都还沉浸在秦升的歌声当中,就像是听秦升娓娓道来一段感人肺腑的故事,也或许他们在想着自己的故事,毕竟每个人的人生轨迹都不同。
  
  清儿率先回过了神,虽然秦升说这首歌是送给她的,可是她从秦升这首歌里听到了另外的故事,她忍不住问道“她还好么?”
  
  秦升不知道怎么回答,正如清儿所说,当他唱起这首歌的时候,却莫名的想的是那位陪着她走过了六七年青春的姑娘,那个姑娘还好么?
  
  她似乎并不好啊。
  
  这一切,自然都怪他。
  
  没等秦升回答,酒吧门口的吵闹声惊醒了所有人,当大家刚刚回过神,酒吧里面突然涌进了二三十个男人,带头的正是刚才被秦升羞辱的那位混混,他们还真的来了。
  
  这一幕,让围观者有些震惊,却在秦升等人的意料当中。
  
  带头那位被揍的混混进来以后很是嚣张的喊道“特么的没你们事的都给老子滚出去”
  
  其他几桌客人看到这种场面已经被吓坏了,哪敢留在这里,毫不犹豫的就跑出去了,稍微有点良心的还会留下酒钱,其他桌哪敢顾得上这些,老板这时候很是沮丧,果然出事了,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。
  
  秦升等人八风不动,似乎并不把这当回事,真是龙游浅水遭虾戏啊,什么阿猫阿狗都班门弄斧了,这小地方的民风还真是有点不怎么样啊。
  
  当这群人肆无忌惮
  
  的走向秦升等人时,常八极和乌哥巴赫带着秦家保镖直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,毫不退让,就算是他们人多又能怎么着?根本不够打的,只是他们不想把事情闹大而已。
  
  “不想死的给老子让开”带头的混混恼火道。
  
  乌哥眼神阴狠道“找死”
  
  “你特么再说一句试试”那混混怒目瞪着乌哥喊道,这次带了这么多人过来,那是真的底气十足,何况他姐夫还是县里的领导,他有什么害怕的?根本不怕把事情闹大,总之今晚这口气一定要出。
  
  乌哥懒得废话,就想直接动手教训这畜生,秦升缓缓站了起来道“出门在外,能不伤和气就别伤和气,还是让我来聊聊吧”
  
  清儿依旧坐在那里,这些琐碎事情不需要她操心,不过看到这样的场面,她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。
  
  “这位大哥,你想怎么样?”秦升走到常八极和乌哥中间后,乐呵道。
  
  那混混冷笑道“怎么?现在怕了?刚才的本事哪里去了?我告诉你,今晚你们一个都别想走”
  
  “大哥,刚才我们有眼不识泰山,冒昧得罪了您,我在这里给您赔礼道歉了,您就说怎么才能让我们走?”秦升闲来无事调戏着对方道,如果幕后指使者不出来,今晚这麻烦怕是躲不掉了。
  
  这位混混本来还真不想放过秦升,不过想到那位如同仙女般的美人,他内心就有些蠢蠢欲动了,思索片刻乐呵道“想让我们放过你,其实也挺好办的,就看你答不答应”
  
  秦升拿屁股想都知道是什么,问道“大哥,您说”
  
  “很简单,就是让你女朋友陪我一晚,然后你给我磕头赔礼道歉,我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,怎么样?”混混很是洋洋得意的说道,他不信这男人不答应,你们也就几个人而已,我们这边这么多人,怕你们啊?
  
  常八极等人其实都穿着普通的便服,这要是平常的话,秦家其他保镖都会穿的很正式,只是秦升是出门来散心的,自然不想太过高调,这才如此,所以对面这些混混才不怕,以为这些也不过是他的朋友而已。
  
  “你这是在找死啊,大兄dei”秦升不怒反笑道。
  
  那混混依旧不知死活的说道“那就看谁先死啊”
  
  只是他这句话刚说完,他面前的乌哥就已经闪电般的出手了,一把将混混拉到了这边,左手猛的卡住他的喉咙,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把匕首,直接顶在混混的脖子上,刀尖已经刺破了皮肉,鲜血顺着往下流。
  
  直到这一刻,混混才彻底慌了神的喊道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  
  对面那些混混本想一拥而上,可看到这样的场景也有些吓住了,谁都没想到变故就这么发生了,真是有意思啊。
  
  “有本事你杀了我,你敢吗?”混混硬着头皮喊道。
  
  秦升没有说话,他还真不知道怎么收拾这混混,毕竟这里又不是他的底盘,闹的太大对他影响也不好,这种恶心人的苍蝇真不好收拾。
  
  就在秦升头疼的时候,酒吧门口又是一阵吵闹,一群似乎来头更大的男人直接推开堵在门口的这些混混,肆无忌惮的走了进来,那些混混本来还想看谁这么嚣张,可是当看见带头的几位男人后,瞬间就吓的不敢说话了,连忙让路。
  
  秦升长叹口气,可总算是来了……